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国内正文

舞蹈种螻()

2022-06-22 15:38

百灵姐,一路行走一路欢笑的歌者



笔落指尖的刹那,顿时有了些恍惚之感:是哪一年结识百灵姐的呢?

回眸时,竟然不记得与百灵姐交汇在时空的哪一个节点上了。思想的深处,似乎过了很多很多年。

那晚,朋友约了去一家主题酒吧,斑斓的灯光一直在摇曳,许多碎且细密的光,洒在饭菜上,一顿饭吃下来,没有记得任何味道。


只记得百灵姐外甥女那浑厚而优美的歌声,摄人心魄。朋友也属于麦霸级别的美女,在专业的歌者面前演唱,不免稍有逊色。百灵姐矜持地笑着,在一边打着节拍,偶尔还会指导一两下外甥女的发音。

像我这般五音不全的人,对所有能够唱在调上的人,都佩服的五体投地,更别说百灵姐外甥女那般优美的歌声了。暗自猜度:这个爱指手画脚的阿姨,也太好为人师了。

幸好灯光遮挡住了我的惊诧,等到百灵姐一开口唱起那首我最喜欢的《我爱你中国》时,我差一点惊掉了下巴。

原来,人家是有资格指手画脚的大家。

颇喜欢百灵姐豪迈而不失优雅的笑声,我们时长会选择一个午后,两个人在茶室里对坐着,百灵姐一杯陈皮,我泡一盏茉莉花,各自随心随意,一聊一个下午。

偶尔,我们也对坐浅酌。三两个小菜,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些话,无关音乐,无关诗歌,甚至无关生意场上的起起落落。无非是说些旅行、采摘、健身、生活,诸如此类的话题。

大半天聊下来,两个人,也不觉得劳乏。

2019年元月,百灵姐趁着休寒假,要飞往美国去看望作为交流学者出国的女儿,19号给她送行,盼着她归来时,我们再延续两个人的茶话座谈。

意外总是会不期而至,先是国内疫情肆虐,接着是美国疫情接踵而至。百灵姐这个喜欢旅行、喜欢户外、喜欢舞蹈的人,漫长的几个月时间里,被迫与女儿屈尊在一间不足三十平的小房子里,度日如年。

尽管远隔重洋,尽管时差当道,依然阻止不了我跟百灵姐语聊的热情。我们时长会一聊一两个小时,聊开心了一起哈哈大笑,聊急了眼,脸红脖子粗起来,就一个比一个声音高地在地球的两端叫嚣。

两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人,像两个孩子般无拘无束,放肆地说、开心的笑、率性地闹。

百灵姐修长而婀娜的身姿下,深藏着一颗萌萌的、少女般的心。疫情之前,她最是喜欢迈着她的大长腿,出外旅行。每到一处,她都要拍了各种美照,各种晒。

每次旅行归来,就开始计划着下次出行。初相识,百灵姐也会鼓励我出外旅行,如同游说我唱歌一般,都被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在不强人所难这件事情上,百灵姐有着知识分子具有的优点,建议归建议,总能让彼此保持一种舒适的感觉,非常尊重他人的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