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国内正文

杭州美歟()

2022-06-22 16:04

“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”正面。 网友“循州不肖生”提供

“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”背面。 网友“循州不肖生”提供

得到苏东坡的遗泽,惠州西湖自宋代以来就成为粤中名胜。 王建桥 摄

日前,旅居海外的惠州网友“循州不肖生”向笔者展示了一张民国时期的惠州彩票。这张彩票来头不小,名曰“整理惠州西湖有奖券”,发行于1931年5月,面额“肆圆”。

自晚清至1935年,惠州西湖经历了三次大规模的整理、开发。第一次是由晚清名臣邓承修发起,第二次由陈炯明发起,但这两次都因为不久后的时局动荡,如庚子惠州起义、国民革命军东征,都没有太大的作为。第三次则大有不同,不仅由广东省政府出台建设规划,还首次采用发行彩票、售卖地皮等方式筹款,拉开了上世纪30年代的西湖建设大潮。

为什么要

整理惠州西湖?

因得到苏东坡的遗泽,惠州西湖自宋代以来就成为粤地名胜。南宋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记述惠州西湖景观,有龙塘、明月湾、归云洞、点翠洲、披云岛、漱玉滩、孤屿亭、荔枝浦、鳌峰亭、濯缨桥、西新桥、栖禅寺、六如亭、朝云墓等,并指西湖有“台榭二十余所,亭馆为广东之胜”。

然而,由于惠州是名副其实的军事重镇,为兵家必争之地,因此地处城墙保护之外的惠州西湖,也极容易遭到毁灭性的破坏。自明清以来,历次兵燹都或多或少地波及西湖,到了清代末年反清革命和民国初年军阀混战,这样的破坏尤甚。民国旅行摄影家李松高写过一篇《惠州西湖记》,他在文中说,此时在湖上最显眼的风景依然是泗洲塔,但古塔已经饱受兵燹之害,破损不堪:“泗洲塔危立孤山侧,因年久失修,砖墙剥落,而枪痕弹迹,密如蜂房,远年古物,罹此兵燹,殊可惜也。”

再加上百姓那时候还不懂得环境保护,至上世纪20年代末,惠州西湖已经一片破败景象,湖水质量已经差到了极点。1930年,曾在广东省立第三中学(即惠阳高级中学前身)执教的崔其炜老师记述说:“惠湖之水极污秽,尤以当春季水涨时为甚,断不可用。而就近西湖之住民,为利便计,即以之为饮料,危险殊甚。每当春夏之交,痢疾遂成为普通之症。”

有鉴于此,惠籍乡绅黄强、钟鼎基、张友仁等在1931年元旦过后不久,就向广东省政府上呈了《发展惠州西湖及筹建西湖苗圃提议书》和《发展西湖计划大纲》,呼吁当局重视惠州西湖的历史文化地位,尽快成立惠州西湖管理局,培育西湖植被,另外借鉴汕头利用彩票筹建中山公园的成功经验,筹集资金建设惠州西湖。

惠州人建设西湖的提议很快得到了省政府的首肯,1931年1月29日省政府第五届委员会第136次会议议决:“照准,交省建设厅办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