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国内正文

游戏人生第二绳(第二人生 游戏)

2022-06-22 20:39

人生是一场游戏,谁不想游戏人间,谁又能游戏人间

作者:之一

其实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个挣扎的过程,有些人生下来是为了活下去,有些人生下来是为了更好的生活。

从小的时候记事起,村里一直有个单身汉(暂称大叔),是父亲那一代人。有自己的田地,有房子,也有一个二层带小院子的房子。大叔一直一个人生活,至于这个大叔的父母我没有丝毫的印象,可能早就随着历史的洪流而去了。

大叔在村里的人缘不是很好,很少有人主动和他搭讪,整天在村子里闲逛,偶尔碰到一个人在干活就会上去说几句话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很多同他一个年纪的或者比他年纪还要大的爷爷奶奶归劝他:“你家里的田都荒着,草都一人高了,都长到隔壁田里去了,赶紧弄弄干净,翻一翻,种点水稻、瓜果蔬菜,不要整天晃来晃去,这样也可以养活自己;家里面房子啊、衣服啊也理理干净,干净一点,人也要勤快一点,不然哪家姑娘会看上你啊”。“呵呵,村上某某某怎么样了,你这样插秧不行,产量不高的,大叔故意岔开了话题,闭口不谈自己的事”。

大叔身上看上去比较脏,可能很少洗澡洗衣服,经常穿着一套深青色的中山装,一双布鞋,不修边幅,看上去很沧桑的感觉,有点原始的野性的既视感。但是我们看到大叔的时候不敢和他说话,有时候看到大叔在远处走来我们就跑的远远地。

小时候不懂事,可能幼小的眼里一直很厌恶村里有这么一个人在,仿佛干净的天空里出现一朵不大不小的像染缸倒翻似的云朵,一直跟着你,不靠近也不远离,感觉互不干扰,心里又特别不舒服,很别扭似的,年复一年一直在。

后来,听村里一位年级大的爷爷说起这位大叔:“建设这个人呢,记得小的时候读书很好,白天上学,早晨和放学后回家割猪草、翻地种菜砍柴的什么活都会干,还带着自家堂弟一起下河捉鱼、摸螺蛳,捉泥鳅什么的补贴家里,很机灵的一个小伙子。” 老爷爷“次吧次吧”的抽着旱烟继续说道:“后来因为父母走的早,导致家里穷的叮当响,没钱读书,也没人帮衬着让这建设这孩子读书,他就干脆不读了,就在村里放羊,种地,养活自己,偶尔村里有活了叫他一起干点活赚点工分,补贴一下”。“那时候村里也没人管管他吗?”我好奇的问到。“那时候村里穷啊,村里没钱,更不用说像我们这种老板姓了,家里还有小孩老人,自身难保啊!”爷爷回忆起那个时候的艰苦岁月,嘴里的旱烟抽的更凶了,仿佛想要用眼前缭绕的青烟遮挡过去的时光,不再回忆也不愿再溢出一丁点已经在记忆尘埃中的回忆。

我静静的坐在爷爷身旁,看着脚底下蚂蚁来来回回的寻找食物,满脑子都是要从哪里弄点米饭粒、苍蝇什么的喂喂蚂蚁,看蚂蚁搬食物,哈哈。